龙芯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新用户(newuser)
查看: 9044|回复: 45

思想的“体检” ——在龙芯民主生活会动员大会上的报告 胡伟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8 05: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shd 于 2014-5-8 17:27 编辑

http://www.loongson.cn/about.php ... 2%B3%CF%D5%BD%CA%BF


下面结合上述工作中的问题挖自己的思想根源,进行自我批评。

一是主观主义使龙芯产业化走了弯路。我们的一切工作要从实际出发,主观意愿要与客观实际相符合,超过了就是“左”,落后了就是右,都会出问题。如果忽视客观实际及其发展,全凭主观意愿去指导工作,就会出现失误。人的思想要全面客观、而不是片面主观地反映客观实际,并在此基础上发挥能动作用。在客观实际面前我们通常很难掌握全部规律,就像摸象的“瞎子”,只能掌握一部分情况,难免出现失误,但是发现失误就要及时纠正,尽可能通过更多的调查研究去掌握更多的实际情况。

我们做研究出身的人主观主义思想比一般人严重。因为我们写论文时形成了一个“贬低别人、突出自己”的习惯:论文的引言部分除了介绍背景,马上就要说别人的工作不行,然后再提出自己的创新方法,并且提供实验数据,论文才能发表。这是做学问的套路,可是我们形成习惯后很容易把它作为做人做事的方法。在把握全局的工作方法方面,领导的水平比专家要高很多。领导在听取别人汇报工作时,即使发现有很大问题,通常的态度也是先肯定对方完成的这部分工作,指出正确的、可行的地方,然后再提出几点改进意见和建议。而专家则不同,有时明明是很好的研究工作,他们也要先鸡蛋里面挑骨头地找毛病以显示自己的能耐,并且以偏概全地突出这些问题借以否定别人。我们科研人员就是经常拿这种“专家心态”来做工作,难保不犯错误。我总结自己在主观主义方面主要有两点问题。

第一,在龙芯科研和市场工作中的急躁情绪,导致对需求考虑得多,对可能考虑得少。表现在制订目标时对可行性方面考虑得较少。龙芯从立项第一天起就在各方压力和各种指责声中长大,这里有公众的需求、领导的需求、专家的需求、客户的需求、股东的需求等等。导致我们很容易为了急于满足多方需求去制定目标,却缺少对客观实实际和可行性的调查研究,其结果往往更不尽人意,连自己真正的实力都体现不出。比如过去几年,我对芯片研发的规划失误较多。老2G、老3B等芯片,在前期都投入了很大的研发工作量,但是到应用前都放弃了。虽然后来2Gp、新3B在设计上对之前的芯片有所继承,但总体上还是走了弯路。经过这几年的实践,我也吸取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在近期提出了“123”的新研发计划。至于这个计划提得好不好?是“左”了还右了?是过高了还是过低了?还需要实践去检验。我给事业部制定的市场目标也可能太冒进了,脱离了实际能力。例如,以前开发五个客户可以完成得很好,逐一深化下去,可能会有很大收获。今年销售2000万、明年销售3000万,这样一个目标本来很好达成。但非要制定明年就完成4000万的目标,原来的五个客户达不到,就只能去开发新客户。结果投入力量分散,导致老客户没有服务好,新客户也没有开发成功,第二年连2000万都不到。可见目标如果有错误,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尤其在我这样一个指挥的岗位上,若有一丝误差,往下执行的偏差就会更大,结果会引起恶性循环。近期我们也在调整事业部的考核方式并使之相对固定,努力把资源聚焦在现有的市场上并逐一做透。今年是龙芯产业化的第四年,现在看来前景不错,未来增长会非常快。但是反思一下,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贯彻目前的方针,龙芯在去年就应该可以做到今天这个样子,至少可以少走一年的弯路。所以要克服急躁情绪,领导干部如果不考虑人民群众需要什么,只考虑领导需要什么业绩,肯定会犯错。

第二,目标和形式已经从研发转向产业,但根本方法没有完全转变。今天龙芯的市场导向目标已经比较明确,也建立了现代企业的组织方式。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理念没有完全转变。如果我没有改变,公司其他人就更受影响。比如在研发方面,还是学院派的思想起了主导作用。尤其是在“十一五”期间,是学院派的研究方法而不是市场化的研究方法在指导龙芯的研发实践。在2005年前后,国际上多核处理器将取代单核成为主流产品。我们在“十一五”承担“核高基”课题时,仓促上马8核芯片的研发,甚至规划了16核芯片。当时龙芯单核CPU的设计水平是Intel的二分之一甚至多一些,可是五、六年过去了,龙芯处理器做到了八核,但单核水平仅提高了百分之五十左右,而Intel主流产品还是双核和四核,单核性能却提高了5-10倍。也就是说现在龙芯单核的性能水平只是Intel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差距一下子就拉大了。核倒是做得比Intel多了,但单核的性能不行,很多应用满足不了。所以现在我们抓紧“补课”,“十二五”期间要着力提高处理器核的性能,力争达到AMD的水平。我相信如果“十一五”期间龙芯不做8核,而是把4核做精做透,现在的处境会好很多。这也是凭主观意愿,而不是根据市场规律来指导实践的结果。后来我认真研究了各大CPU企业的产品路线,提出GS232E和GS464E等新处理器核的研究目标,尽快纠正前期的失误。

又如在市场方面,没有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和分析,难以形成聚焦,“来者都是客”的市场策略导致力量分散,每一个都做不大。从技术能力上讲,龙芯团队什么芯片都能做,结果因为缺乏对市场前景的调查研究和分析导致市场难以聚焦。如果聚焦市场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在现有的能力下怎么分配资源才是最好的?这些都需要调查研究并且认真分析。如同带着10发子弹去打猎,冲着丛林盲目扫射一圈是一种打法,也许能蒙上一只兔子;分析猎物行踪,通过跟踪一枪打到一只老虎也是一种打法。为此我与销售人员建立了沟通机制,还要与部分客户建立直接沟通关系,通过进行“解剖麻雀”似的调查研究,为进一步分析和解决这一问题打下基础。最近,我们在安全、通用、嵌入式等方面业务都进行了聚焦,如对党政军信息化的聚焦,对1C、2H这两款芯片应用的聚焦等,立即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说明当人的主观思想正确反映了客观事实,并且发挥了积极的能动作用时,工作马上就能得到改进。希望大家也跟我一起经历这种改进。

我再引用一段毛主席关于认识过程的论述。“我们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要有一个过程。先是不认识或者完全不认识,经过反复的实践,在实践里面得到成绩,有了胜利,又翻过斤斗,碰了钉子,有了成功和失败的比较,然后才有可能逐步地发展成为完全的认识或者比较完全的认识。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比较主动了,比较自由了,就变成比较聪明的一些人了。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只有在认识必然的基础上,人们才有自由的活动。这是自由和必然的辩证规律。所谓必然,就是客观存在的规律性,在没有认识它之前,我们的行动总是不自觉的,带着盲目性的。这时候我们是一些蠢人。”之所以要开民主生活会,就是通过大家在一起讨论,让我们对“必然”认识得更加深刻一些、更加快一些。任何人都很难避免犯错误,但是可以少犯一些,犯错误的时间尽量短一些。这就是我们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的过程。

最近我对龙芯的核心竞争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提出了CPU竞争力的哑铃模型。国内现在做芯片的很多,龙芯与他们有什么区别?我认为我们的核心价值不在芯片本身,而是处理器核以及基础软件。芯片就是哑铃的“把”,处理器核及基础软件就是哑铃两头的“球”。芯片是技术价值的“抓手”,但主要分量在两头,即处理器核以及基础软件。如果用别人的IP做SoC芯片,比如用ARM的IP核来做,基础软件也是现成的,相当于在片内“攒”系统,哑铃两头是空的,只有哑铃的把是自己的,能有多少分量?我们虽然用自己的核做芯片,但“十一五”期间我们主要研发的龙芯3B 做八核,28nm,十几亿个晶体管;龙芯2H是复杂的SoC,什么接口都有,90多个时钟域;都是在哑铃的把上下功夫,固然有些价值,但由于处理器核及基础软件没有很大改进,只能满足一些较为固定应用的需求。具备处理器核和基础软件的设计能力,才是龙芯最核心的竞争力。在基础软件方面,龙芯最近加大了投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所以现在几十家整机厂家都愿意与龙芯合作。在处理器核方面,我们也在改进,再过1-2年就能达到目前世界上主流CPU的性能。我在年初做了一篇名为《为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而努力奋斗》的报告,就是要基于自己的处理器核和基础软件建立自主技术平台和产业体系。基于这样一个认识,我们要在哑铃的两头加大投入,使之更有分量。这一认识也是随着龙芯的实践发展而不断提高的。

二是个人主义影响龙芯的发展和进步。每个人成长过程不同,世界观和人生观各自不同,对自己和他人关系的认识也不同。下图给出了一个反映自我程度的模型,图中列举了四种不同的“我”:第一种比较极端,就觉得自己最好,眼里除了自己别人都是零;第二种“我”,也比较重视自己,同时家人也很重要,也有些朋友,但还是自己最重要;第三种“我”更加包容,更加重视他人,更有功德心,更有爱心,在工作中可能很愿意倾听别人的意见,因为他把自己的位置放低了,别人也就相对抬高了;另一个极端就是佛教讲的无我的境界,在佛眼中众生平等,万物归一,你也是我,我也是我,在本质上看众生都是相通的。虽然我们达不到佛的境界,但是要尽量达到第三种“我”的境界,尤其是党员。党员与普通群众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党员更愿意为集体利益、为别人的利益做出自我的牺牲。根据这个模型,我总结了自己在个人主义方面的四点问题。

第一,自己最行、别人都不如我的精英思想是骄傲的根源。精英思想跟群众路线是相对立的,在西方国家尤其盛行,他们认为全世界有20%的精英管理全世界,其余80%的人在为这些精英服务,或者为了生存奋斗。这显然是错误的,共产党坚持的是人民群众的思想。因为做龙芯的关系,我曾经担任全国青联常委、全国人大代表、十八大代表……有时想想自己也算是精英了。因为骄傲,觉得自己什么都行,把一些本应该与人合作的事情,也统统自己做了。结果肯定是做不好,因为在自己的专业之外并不是什么都行。因为骄傲,觉得自己是领导,没有和普通员工打成一片。脱离了群众就是脱离了实践,群众和实践是联系在一起的,因为群众能接触到更客观、更具体的实践。因为骄傲,不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产生新的主观主义。觉得龙芯最行,连Intel都不行,这也是一种骄傲情绪,这种骄傲情绪过分了也会犯错误。

第二,只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做自己不喜欢的事的懒惰情绪。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爱干的,比如说年轻时看武侠小说一看就看个通宵,在这些事情上很勤快;但是洗碗、做饭这些不喜欢做的就搁置在一边,那就是懒惰。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做和不喜欢做的事情。对我而言,在跟人沟通方面懒惰情绪比较突出,导致对上对下的沟通不够,或者带倾向性选择沟通对象,尤其是拜访客户不够。我作为龙芯的主要领导,应该多跟领导和重要的客户沟通。这样一来对方会对龙芯更加重视,我也可以得到第一手的信息,做出更好的调查研究和分析,总结出更加准确的、规律性的结论。在科研中没有全面考虑客户需求也是懒惰情绪的体现。研发工作中只追求自己在乎的个别指标,不全面考虑客户需求,尤其是一些细节的考虑嫌麻烦。写论文的时候,只要有一个点比别人强,就能发表、获奖;但是做产品特别体现木桶效应:有一点不合格整个产品就彻底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05: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shd 于 2014-5-8 05:59 编辑

第三,只用自己喜欢的人,不用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宗派主义思想。宗派主义思想是个人主义思想的组织体现。任用和提拔一个自己觉得对党忠诚、对人民忠诚、对龙芯忠诚,办事能力又强的人本来无可厚非。但我们的问题在于缺少制度化的考察和全面的锻炼而做出这样的判断。尤其龙芯现在的干部队伍中,很多都是我的学生,那样很容易就产生宗派主义。现在我们党内也有,龙芯也有,都要尽量避免。

第四,在处理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时不注意细节。我认为自己总体上能够较多地站在国家和集体的角度考虑问题,在生活中把个人和集体的财物分得较清楚。比如我有时候不可避免的用公车来处理一些自己家里的事情,这时我就要求司机按照北京市出租车的计价标准全程计费,再定期把钱交给财务。在人际关系的礼品往来方面,对于他人赠送的较贵重的礼品,我也会交公,比如去年我上交了一台别人送我的笔记本电脑。但是对于一些自认为不太贵重的东西我就觉得没关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些问题我现在处理的还不是很好,还是应该更加注意。除了财物之外,还有一种值得注意的个人利益就是所谓的“个人成就”。如果过分强调个人成就,有时免不了会伤害集体利益。我反思自己的思想深处也有一些在膨胀的个人成就感,也要注意克服。

三是艰苦奋斗精神有所下降。在龙芯首先要认识到:我们要做的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没有艰苦奋斗的精神是不行的。我们是做IT产业,做集成电路没错,但不是在现有的体系里面做个产品拿出去卖,跟联想、曙光做的根本不同。我们是在打破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最终目标是要让我国的IT产业建立在自主的技术平台之上,而不是在Intel、ARM的技术平台上。要达到这个目标,除了艰苦奋斗还是艰苦奋斗,没有其他办法。

这些年,团队的艰苦奋斗精神跟原来比差了很多。最近有同事问我龙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是作风不行。以我为例,原来周末和节日几乎没有休息,平时通宵加班也是家常便饭。龙芯在创业的前五年,我们只有两个春节放假回家,“十一”、“五一”的七天长假都没有休息,通宵加班也是家常便饭。我最多的时候连续工作七天没有回家,感觉自己全身都是馊的,洗完澡仿佛自己轻得能飘起来一样。后来我周一到周五晚上十点半下班,周六晚上六点下班,周日也要去办公室转一下了解情况。现在我经常晚上八、九点就下班了,原来的那种心态没了,劲儿也松了。原来攻关的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半开始例会,到十点左右结束后,再把程序跑起来,第二天早上来看结果,能使效率提高一倍。现在攻关,晚上八点就开例会,想想九点半我差不多就该回家了。所以从我的行为就可以体现出来加班加点少了。

另外“性子”没那么“急”了。原来我不做完一件事情绝不回家,但现在会想明天可以再继续做嘛。这种心态一出现,很多事就开始慢慢拖了。最后实在拖不下去了只有两条出路:要么放弃,比如我们最近放弃了一些实在做不过来的客户;要么组织攻关,我今年已经组织了四次攻关,虽然八点钟开例会,也还是有点效果。但是大家的士气也明显不行了。本想着会上我安排完工作,大家干一会儿再回去,结果我一走大家就都走了。甚至我如果走得晚些,大家走的比我还早。从前不解决问题绝不善罢甘休的劲头没有了。

最后,我自己对艰苦奋斗精神提倡不够。比如对经常加班加点的人员鼓励不多。以前看到周末有人来加班,到中午我都会请他们吃顿饭。顺便沟通交流一下。这样也让员工感受到领导对自己的付出是清楚的。早在研发龙芯1号的时候,因为加班太多,一度感到人真的会被累死。即便这样,我还是觉得人与其慢慢老了等死,真不如在实验室一下累死来的痛快!现在龙芯的条件不再像早期创业阶段那样艰苦,也不必像从前那样连续七天七夜不回家,但龙芯的精神还是要提倡艰苦奋斗。首先从我做起,不论是艰苦奋斗的行为还是精神都要提倡。在给新员工培训时,我提出了一个口号:要以客户为中心,以具有艰苦奋斗精神的员工为基础,长期坚持艰苦奋斗。这就是龙芯要坚持的作风。华为凭什么打败思科?思科永远无法像华为一样,把脑力劳动做成体力劳动。在这一点上,龙芯就应该像华为一样。

以上是我自我批评的三个方面,有遗漏的地方希望大家也能多补充,帮助我改进。
发表于 2014-5-8 09: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有同事问我龙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一走大家就都走了。甚至我如果走得晚些,大家走的比我还早。

华为凭什么打败思科?华为起步时做程控交换机,赚到第一桶金,后来产品大小都做,小到上网的猫。华为每年到大学招聘很厉害,人才资源足,靠市场赚取利润,良性循环。华为靠市场的成长性做大,同时打败竞争对手。

Intel也是靠市场的成长性和打败竞争对手(包括68060,MIPS,PowerPC,AMD)。Intel现在在移动市场还不行,连输ARM两场,现在在开打第三场战斗,结果还没出来。
发表于 2014-5-8 11: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靠市场打败对手,一门很大的学问,有努力和汗水,也有卑鄙和无耻。

再过1-2年就能达到目前世界上主流CPU的性能,也就是说2016年能达到i7或者至强5的水平?有点怀疑。

胡先生解剖思想解剖的很到位,每个人都有自我的一方面,尤其是科研人员,有时候这并不一定是坏事。作为领导应该让每一个员工将自己的才智发挥出来,而且最好发挥到极致,一个产品就容易做出来了,这个比制定了一个合理的目标更重要,请胡先生三思。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1: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hdst


    我也怀疑?频率能做上去?
发表于 2014-5-8 11: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wshd


    但愿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2: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wshd


    但愿吧。
hdst 发表于 2014-5-8 11:59



    估计到2016年前每天都要烧香。。。。。。。。。。。。。。。。
发表于 2014-5-8 17: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国杰已经注意到这个现象,和华为合作的CPU基本上不是胡伟武的学生
发表于 2014-5-8 17: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端,计算所到现在看不出来有什么改善,都28纳米了
,龙芯还挣扎在1到1.5G左右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8: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龙芯人马少,只有靠拼命出成绩,缺少拼命精神芯片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长年累月给人问题芯片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Lemote Inc.

GMT+8, 2020-10-23 19:26 , Processed in 0.15420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