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芯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新用户(newuser)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cb001

“市场原教旨主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 13: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多学者指出,经济学里的垄断分卖者垄断(Monopoly)和买者垄断 (Monopsony)。什么是买者垄断?比如沃尔玛和家乐福这样的巨型超市,对很多生产厂家来说,由于它是唯一的或者主要的购买方,许多生产厂家必须通过超市打开城市市场销售其产品,因此,沃尔玛和家乐福可以极大地压低进货价格。而资本家剥削工人,就是一种典型的买者垄断(Monopsony)。在资本家们的眼里,购买工人劳动力和购买原材料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都必须尽量压低价格。但是问题在于,整个社会生产资料所有权是归少数人资本家所有和垄断的,而工人之间的竞争比资本家之间的竞争更激励些。我们可以看到的情况是,一个工人所能找到的合适的就业岗位是有限的,而且是无数的人在竞争这个岗位。工人被资本家雇佣,在企业内,资本家是主人,工人完全是雇佣奴隶。工人面对资本家,完全没有自己劳动力的定价权。劳动力市场的定价权在人数极少的资本家阶级手里,因为这一小撮人,垄断了劳动力购买市场。只要工人之间劳动力供应之间的竞争程度超过资本家之间购买劳动力的竞争,那么工人便被资本家剥削。因此,整个资本家阶级因为人数较少很容易就可以联合起来,极力压低工人的工资,剥削工人。
 楼主| 发表于 2014-5-1 13: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皮克提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一书真正的新颖之处在于,他摧毁了保守派最为珍视的一些错误信条。保守派坚持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靠才能成功的时代,富人的巨额财富都是赚来的,也都是应得的。

现在,替美国的寡头们辩解的人显然没能做到条理分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政治上也节节败退。钱仍然能说了算——的确,现在金钱的声音比过去更加响亮,这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谢以罗伯茨(Roberts)为首的最高法院。不过,观念仍然意义重大,它能影响我们围绕社会议题展开的讨论,并最终影响我们的行动。皮克提的著作引发的恐慌显示出,右派在观念上已经乏善可陈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5-3 15: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块“金砖”只剩一块
http://www.guancha.cn/GuanChaZheWang/2014_05_03_226199.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0: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宋鸿兵微博:

德国著名经济学家Ulrich Blum教授,曾是德国总理的经济顾问,父亲是原德国联邦情报局局长,出身于贵族世家,通晓德、英、法、西和拉丁语,知识面极广,曾在德国陆军任职。最近开始研究经济战争,
Blum教授的历史知识极佳,而且非常健谈,很少见严谨刻板的德国人这么能聊的我们从罗马帝国崩溃,日耳曼人逆袭英格兰,一直聊到二战结束后1948年的德国货币改革,以及德国央行的创立与运作,正好货4中讨论过美国占领军主导德国央行成立的历史,而Blum教授对这段细节的了解弥补了我知识上的盲点。
谈到德国统一后东德人均产出为何经过20年才追到西德的70%,与50、60年代比变化不大,Blum教授重点从“制度赤字”给出了解释,但我并没有被说服。关于欧元区改革,他强调阻力在德国议会,我认为欧洲央行可以从货币工具创新上有效绕开德国议会的制肘,他开始抱怨高盛的人不应担任欧洲央行的行长
我好奇地问Blum教授如何开展经济战的研究,他说他在德军服务多年,职务相当于上校,他准备用军事战略的思路研究经济战争,重点分析经济力量的结构及其变化规律,建立理论框架。我不禁想到德国人最先搞出了参谋本部、机械化、坦克集群、闪电战等理论,要是当真研究起经济战争来,只怕还会震撼世界
日耳曼人有理论研究的天赋,在哲学、自然科学、军事思想,甚至宗教、音乐、艺术、文学等方面都创造过杰出的成就,如果德国人深入研究经济战争的规律,我相信还会走在世界前列。
 楼主| 发表于 2014-5-9 08: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访谈:相信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误判是自废武功

第三条,为什么西方从主流经济学家到主流媒体都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大势误判?道理很简单,因为经济发展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你对中国前景做出预报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对事实进行具体分析,双方力量消长,要知己知彼,不光要知道自己的长处,还要知道对方的短处,这很难。但还有另外一种判断方式,就是拍脑袋。多数人是凭自己过去的经验,过去的信仰直觉来判断,他们总是以为西方走过的道路是最好的,其他国家只要跟西方不一样肯定是输的。

然而中国领导人从建国开始就非常明白,中国如果不走和西方不同的道路是没有胜利的可能的。道理很简单,主要有两点:

第一点,中国人多资源少,西方人少但控制了世界上的大部分资源。中国即使想走西方的高消费的道路,就必须要控制世界上大部分的资源,你就得像德国日本一样发动侵略战争。中国现在是和平崛起,不想走这条路。这是第一条。

第二点,中国从新中国建国时间起,西方就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也包括市场封锁,所以“自由市场”的神话对中国从来就不成立。即使中国加入WTO已经十来年的今天,中国真正需要的高科技,西方仍然对中国禁止出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果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投资在基础工业,要靠西方的办法,用股票市场融资来进行经济建设,你根本不可能有赶上西方国家的希望。即使德国、日本战后的发展也是走着和英美不同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后来的创业者不可能有大的资本、大的信用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只能依靠国家的政策引导,利用老百姓的储蓄,以银行资助为主,资本市场为辅,造成中国经济过去30年的高储蓄、高投资、高增长,这是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创造的一条成功经验。中国即使在局部地区存在产能过剩,也可以靠打开国内外的新市场来化解,因为产能绝不是西方投机资本造成的资产泡沫,是有实体经济的基础的。

第四条,中国经济的改革还有很大空间。如果中国外贸想向全世界扩张,企业单靠银行贷款也有问题。因为中国的国有银行商业化以后也会注重短期利润,避免长远投资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依靠政府引导,综合资本市场、民间储蓄和银行的力量来打造中国长期的发展基金,我认为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的史正富教授有很好的建议,写在他的新书《超常增长》里,你们可以读他的书,我就不用再讨论了。

最后,我们要警惕西方媒体对中国民意的副作用。虽然我认为西方对中国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但如果中国的领导和老百姓信以为真,恰恰会有另一个危险,就是重复苏联瓦解的危险,我把它叫做自废武功。如果解放军仗打赢了,但是没有按照西方军官学校里的教育来打,国军抱怨说解放军的打法不正规,要求改变解放军的战略战术,按照西方的游戏规则来打。你说这样的军队还有胜利的可能吗?中国的改革开放在经济上赢了,但是舆论上没有赢,还是西方世界观主导中国媒体和学术界。所以我们当前的重大任务应该是自主总结中国发展的经验,而不是用西方过时的经验来否定中国已经成功的经验,当然我们还要创造新的经验来应付中国未来的挑战。

简而言之,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中国是不是愚弄世界舆论,我认为中国并没有愚弄世界,反而是西方舆论企图愚弄世界,结果却愚弄了自己,这是他们西方中心论者的悲哀。但是他们目前也不会改。西方媒体要改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世界格局的逆转连普通人也看到了,例如罗马帝国的衰落,西方学者的反省是在几百年之后!

你的第二个问题比较好答:西方媒体的焦虑,原因在于西方媒体的多数人已经感到西方走下坡路,中国走上坡路。但是他们还抱有希望:希望西方再出奇迹,起死回生,希望中国自废武功,误打误撞。所以,西方媒体的焦虑,正是中国年轻人的机会。中国能否坚持自己成功的道路,要看年青一代了。
发表于 2014-5-9 16: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市场原教旨主义,大略相当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给人类带来的将是灾难而不是福音。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09: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尔赞的《从黎明到衰落-西方文化500年》堪称天下奇书,作者30多时就准备写西方500年的文化史,一位长者指出他的功力不足以驾驭这个题材,建议作者至少积淀50年再写,巴尔赞真的照办了,他85才开始动笔,写到93,他活到104!如此积淀的作品让中国学者冷汗横流。专注是一切成功的基石!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Lemote Inc.  

GMT+8, 2019-8-25 04:18 , Processed in 0.184551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